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向中小企业网站推出MIP专项改造活动。

来源:原创 2020年04月07日 02:32

中小企业的网站建成后流量少,百度收录少,是很多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疫情期间,对广大中小企业造成很大冲击,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了助力中小企业的网络宣传,专门推出了MIP站群系统,协助中小企业进行宣传,让中小企业网站实现百度快速收录。

那么什么是MIP?

MIP一般是指百度力推的MIP技术,是Mobile Instant Pages英文字母的缩写,中文可以翻译文网页加速器,没有特别说明一般指的是百度MIP。随着移动发展,手机性能和宽带的提升,用户对于移动端页面打开速度要求越来越短,特别在电商类网站这种情况更加严重。这种情况下百度提出提高移动端打开速度和提升用户体验,MIP在这种情况下就得到百度大力推广。

优联互通的采用百度的MIP技术标准开发了一整套MIP站群系统,加快对搜索引擎的收录,加快对网站的SEO优化。站群内建立扁平化的内链链轮体系,让蜘蛛来去自如,快速提升网站排名。同时站群可以在后台自由管理友情链接,并自定义栏目关键词、描述以及网站副标题,网站按照百度的标准,建立了与百度之间的接口,实现对百度的实时推送功能,让百度以最快的速度对页面进行收录。新开发的MIP站群系统可以添加关联的关键词标签实现对SEO优化

做过SEO都知道,百度对于用户体验追求,可以用无以复加这个词形容。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门针对性的开发一整套系统,用专业的技术团队解决百度快速收录问题,助力企业在疫情后的快速复苏,与全国中小企业一起打赢这次疫情下的经济战争,共同为经济建设出力。


相关推荐

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

01深圳,深圳租客:伴随着“隆隆”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我拖着24寸的行李箱,怀揣着我全部的热情在夜色中踏进这座城市。拖着略微疲倦的身体,我走进了新租的房子,干净敞亮的环境让我心情大好,环境虽然陌生,我却适应的很快,收拾完毕就躺在小床上开始安排明天的行程。这是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三天,也是我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告别了恋恋不舍的大学时光,我也斗志昂扬的成为了“深漂”的一员,我将在这座城市,用我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创造我的一番事业。租客网:青春就是全情投入,追寻梦想02“那么近,那么远”租客:窗外的河畔杨柳在夕阳中随意摆动,湖里的荷花在斜阳下开得正盛,让挤在公交车里的我望的出了神。其实每天下班我都会经过苏堤,但是我从来没有下车去走一走。这苏堤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来杭州三年了,这是个风景如画的城市,也是我辛勤奋斗的战场,所以我没有因为它的美丽而松懈,只是一天比一天刻苦,白日埋头苦干,晚上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期盼终有一天,可以气定神闲的漫步在它的美景里。不如就在此刻立下个小目标吧,完成这个月的业绩来苏堤玩一次。租客网:你看着苏堤的时候,它也在温柔的注视你的努力03昨夜雨疏风骤租客:一场突出起来的大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爬起来快速的收衣服,关窗。这间租来的房子条件设施不错,我也一直很注意家居保护,不希望大雨淋坏房东的好屋子。回到床上后我却开始失眠了。想起家里的长辈接连生病,才发现父母、长辈,都正在老去,不禁思绪万千。一个人在外的时候常常觉得时间还早,自己还小,可父母脸上一年比一年深的皱纹就像个惊叹号,这样的雨天不知道他们的老寒腿会不会犯病,等天亮我一定要再打个电话问问,等我升了职,我就租个更大的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租客网:爱像一场大雨,随时淋透你的心房,买张票回家也很快。04“外滩的钟声”租客:来上海七年了,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成熟的职场白领,我为上海奉献了七年的青春,随即也迎来了“七年之痒”。在上海没有太大的突破,家里人开始游说我回老家。他们永远认为公务员、老师是顶好的工作。觉得在外面“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该稳定稳定回来成家了,在大城市只能租房住太苦了。其实租房也挺温馨的,我在上海也住着不错的房子,我喜欢大城市能让我不断增长见识的繁华、能不断给我提供进步的机会与资源。此时此刻,看着东方明珠塔,迎着外滩的风,我在心里默念:“我要留下来。”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租客网见证着无数租客的成长,梦想,追寻,也和你们一样保持初心,一路向前,为广大的用户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更优越的体验。追梦之旅再长,租客网始终与你同在。

2020年09月03日 10:30

续租收取租中介费是在消耗租客对房东和中介的好感度!

租房”收取中介费对于租客而言是合情合理并且可接受的收费项目,那么房屋到期后,租客想要接着租房子,这时中介跳出来要再收取中介费,这种续租中介费收得合理吗?这个问题在最近引起了广泛关注和众多讨论,有不少租客坦言有过这种经历,但是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毕竟房子在人家手里,当初签租房合同的时候也没有留下有效证据,走正规法律途径少则数月,多则1-2年,很多租客根本耗不起这个时间,要么就是倒霉认栽,交纳续租中介费;要么就是搬家走人,重新花费时间精力找房看房,但也还是要给新中介交纳中介费,所以很多租客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忍气吞声选择接受。面对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分析。法律是怎么规定的?房屋中介是向房主和租户提供居间服务的机构,居间合同一般是三方合同,首先是房租,在完成向租户提供房屋信息,并促成交易的居间服务后,再收取合理的居间服务费。续租时,对于“同一房屋、同一租户、同一中介”的情况,中介并没有提供新的房屋信息,再收中介费,其根据何在?居间合同中的服务又在哪儿?这是现在很多租客关注服务的焦点。续租交中介费写入合同了,怎么办?续租再交一次中介费,对租户来说是加重责任条款。根据合同法规定,居间人有如实报告义务,有故意隐患、损害租户利益的情况,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提供居间服务事实促成双方签订合同才是收取中介费的法律依据,否则即便写在了纸上,很可能被认定为无效条款。对于要求“续租再缴纳中介费”的中介而言,租客既然不愿意再支付一次中介费,那就终止合同离开,自然还会有人愿意租下这间房,中介再向新来的租客收取这笔中介费和上涨的租金,一点也不影响其收益。这是租赁市场的供求关系所决定的,也是让许多租客无可奈何的真正原因——个人力量太过渺小,现实压力太过沉重、行业改变太难实现。导致自己只能“被动接受”。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了59.58%,而以发达国家的75%城镇化率及格线看,我国大约还有15.42%的差距,即在不远的未来,大约还有2.15亿左右的人将涌入城市。“续租中介费是否合理”已经不仅是租赁市场的秩序问题,而是事关民生冷暖、事关城市未来。“租客续租”本身就是租客对房屋的依赖,认为它是适合自己工作与生活的租住选择,形成了自我习惯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对房屋周边环境的依赖,人本身自带的“依赖属性”与“懒惰属性”是情感思维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而形成租客在异地生活非常重要的情感寄托。先不说租客重新找房看房花费的时间与精力,以及重新适应新室友、新环境的时间差和必需的心理调节舒缓,单是“续租中介费”这一项就是将房屋与租客的亲密依赖关系生生切断,期间产生的摩擦烦恼以及对正常工作生活带来的影响是无法用经济方式衡量的。同时“续租”也代表了租客对于房屋的肯定和房东对租客的满意。细想,如果租客对于房屋不满意,肯定早就在租住初期就提出了搬走的意向,或是在房屋到期之前就马不停蹄的找房看房,根本不会产生再次租住的意愿。房东也不会产生再次出租的意向,说明是房东对租客已经有了基础的信任和了解。为了让租客与房东获得双方都满意的房屋租赁体验,租客网提出了“续租不要中介费”的服务项目,在保障租客正当权益的同时,做好续租合约的制定审核和监督工作,保证双方在透明、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进行再次合作。

2020年06月12日 10:43

堪称世界上最危险运动 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

2019年9月4日,一位美国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当日2019年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新华社发南都讯记者汪雅云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而失踪,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南都记者就这项运动采访了国内最早进入超极限运动的专业体育营销公司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他从专业角度解析了翼装飞行为何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以外,应该说普遍水平与国际高水平之间存在差距。”李良东告诉记者,这项运动频频发生事故还是跟运动本身的特殊性有关。“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超极限项目主要和两点有关:一是飞行速度快,这是人类自身运行速度最快的移动过程,对于高速(160-220公里每小时)状态下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失态(不到位或过度)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二是起跳方式和飞行环境,作为高空跳伞在平原环境相对来说难度是较小的,但是很多选择悬崖高点的定点起跳(basejump,又称背死跳)和山地环境飞行会让难度几何倍数增加,我们从2011年接触翼装2012年参与组织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以来,所掌握事故情况基本都是山地环境中发生的。”李良东说。发生事故的张家界天门山,是国内外极限运动界久负盛名的场地,方泽体育此前也曾多次在此举办翼装、速降、漂移、山地跑酷等项目比赛。“天门山地区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的基本情况是不会变的,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有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李良东说,“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谈到这次女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没有佩戴任何带GPS定位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使得搜救工作难度较大,对此李良东认为即便她佩戴了GPS,在山区里定位系统的信号很容易受到干扰,定位也未必准确,但通常来说,大多从事翼装飞行运动的人都还是会配备GPS,这位女大学生却没戴在身上,如果搞清楚是因何原因没戴,也许会有助于判断出现状况的起因。最后李良东也表示:“对于这次张家界发生的事件,我们确实已经了解到多方信息,但这些信息尚未确认前是不适宜做任何分析的。我们也看到有些媒体信源是‘旁观者’和‘’朋友’,对此我们建议大家首先应该将重心放在找人和安抚家属上,对于未经深入判断确认的信息不宜轻易推断。”

2020年05月17日 23:45